当前位置:  服务中心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 
 
站内搜索
 
感恩无限
[家属心声] 文章来源: 本站  发布时间: 2019-05-09 浏览次数: 31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感恩无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——母亲一周年感言

        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飞驰而去,一晃我的父亲田海鹏已经去世15年了,我的母亲王俊兰也已经往生整整一周年了。我亲爱的父母亲,您们在佛国一定过的非常安乐吧,我很想您们,日里夜里都是您们的音容笑貌,此生作为您们的的女儿是我最大的福报,我要真诚的感谢您们。

        在父母亲年轻的时候并没有信佛,可能也是孩子多,整天忙于生计,小时候儿女们的吃穿住行,他们都打点的无微不至,虽然那时生活条件不好,但他们没有叫我们挨饿受冻,记得当时用辘轳打水,后来才有了洋井,每次洗脸爸爸都叫我先洗,而他用我的剩水洗脸,直到后来,水不那么紧缺,他依然保持这样的习惯。那时学校还经常组织勤工俭学,让学生去给村子或林场做农活。当时我长的十分瘦弱,一阵风都会吹倒,所分的任务时常落后,父亲经常在忙完生产队的活后,赶六七里的路,帮我完成任务,而到了高中,我开始住校,每到礼拜天,也是父亲怕我想家,骑车跑二十多里路,不分寒暑接送我,而上学校的路有很多上坡,父亲常常是满身大汗。有一天忽然发现他有两个手指疼,我才知道是有时冬天的早晨,他忙着送我,只戴了个单手套冻的。现在想来,如果不是我父母亲这样的支持,我恐怕不会坚持完成我的学业。

       而且我的父母亲非常善良,对任何人只会有困难帮助他们,从来不会说别人一句坏话,使一次坏心眼,按我大姨和他们开玩笑的话说,就是不会花言巧语,是个棒槌,和别人办事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可能是遗传,或者是言传身教我们也是这样,做什么事都非常认真,不会耍滑头。


       在父亲80岁高龄的时候,身体逐渐不好,眼睛视力开始减退,为了有些寄托,母亲在她的亲侄女我的大表姐影响下有些接触佛法,父亲在母亲的影响下也开始信佛,印象最深的是在他眼睛完全失明后,还每天坚持从外边住宿的屋子,摸索着到里边的小屋,向着佛像叩头,每天坚持不辍,一天三次在吃饭前,祈请佛菩萨保佑他的六个儿女家家平安顺遂,他老人家就是这样,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为自己着想过一次,总是先想到别人,而把自己放在最后。佛法说礼佛的人心存善念,勤俭简朴,我想这就是父亲的佛性,虽然他老人家对我关怀无微不至,但在他年老需要照顾时,由于忙于工作,忙于管理自己的小家,虽然也时常回去看望,也尽自己所能买些他吃用的东西,但对比他老人家给予我的,回报的太少了,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后悔不已,但为时已晚,只有祈请佛祖加持他老人家往生极乐,永得安乐吧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生于上世纪30年代,刚刚二十出头就生育了第一个孩子我的大哥,之后十二年间,先后生下了我们姊妹六个人,都说儿女的出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,只此母亲就已经经历了六次磨难,不生儿不知父母恩,只有自己有切身感受才知道母亲有多不容易,更何况我们的一日三餐都得母亲亲自操持,小时候我们穿的衣服也得手工来做,虽然我们家的习惯是节俭,一件像样的衣服,只要能穿总得老大穿完老二穿,一直穿到最小的孩子,但每到过年妈妈总能叫我们穿上新衣服,新鞋子,不仅如此,后来家里有了缝纫机,庄里庄亲的有人求到她老人家时,哪怕起早贪黑,晚上不睡觉,也得赶着做出来,不能叫别人家的孩子过年没新衣服穿,之后我们都长大了,母亲仍然为我们的工作,成家立业操心,但自始至终她老人家没有对我们抱怨过任何辛苦。


       正因为我的父母是极易满足,懂得感恩的人,也得到了亲戚朋友的善待,我有个干二舅姓郑,虽然不是亲舅但和我家特别亲近,我们姐妹三人上高中时,学校和他家住对过,仅隔条公路,当时学校住宿条件不好,吃的苞米面饼子,常常发酵的很酸,吃几天就胃疼,舅舅就叫我们到他家吃,就这样,大姐上完高中,二姐接着上,二姐上完又轮到我,所以他家就成了我们姐三个的长期饭店,尽管没有什么山珍海味,但直到现在他家的高粱米粥的香气依然回味在我的心中,二舅时常念叨以前他家困难,大人多粮食不够吃,我们家里孩子多,有余粮,妈妈叫爸爸给舅舅家送过一袋子粮食,说我父母对他们有恩,一直不忘,对我们就像亲外甥女一样疼,我的父母和他也非常亲,包括他家的晚辈也是如此,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舅舅是个点滴之恩,涌泉相报的人,如今舅舅也已经做古,我也诚心希望他老人家有个好的归宿,也祈请佛菩萨多多加持他老人家。

感恩我的父母 感恩所有有恩于我们的人,感恩一切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女儿 田晓华)


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
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
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
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