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 佛教文化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 
 
站内搜索
 
寺塔悠悠 于彼朝阳
[佛教文化拾零] 文章来源: 本站  发布时间: 2013-11-15 浏览次数: 4124

寺塔悠悠   于彼朝阳

————辽宁省朝阳佛教胜迹记


沿着京沈高速,我们的目的地是辽宁省西部的朝阳市,公路两旁,由湖泊河流编织而成的湿地,经过蓝天的投影和阳光的折射,在深秋的金色草匍间,隐现出瑟瑟光泽。

这是一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。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;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”,朝阳之名源于《诗经》,始于乾隆年间。但人类在这里留下的最早印记,可追溯到距今约10万年前的鸽子洞人时期。而5500多年前的牛河梁红山文化,被称为“中华文明曙光”,举世闻名的祭坛、女神庙、积石冢及玉葬之礼,已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象征。朝阳还拥有“世界古生物化石宝库”美誉,见证着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的自然变迁。

因地处中原与东北相通的要冲,朝阳是历代中原王朝经略东北的枢纽,也是中原与东北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要地。战国时期,燕国始设柳城,历秦汉、魏晋、隋唐直至明清,都有重要建制。东晋十六国时期,由鲜卑慕容氏和汉人冯氏建立的前、后、北燕政权先后建都龙城(位于今朝阳市龙城区)所以朝阳又有“三燕故都”之称。历史上的朝阳,同时也是东北乃至东北亚地区佛教的重要来源地之一,是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东北佛教胜地。

东晋十六国时期,龙城(今朝阳)已是高僧云集,寺塔林立。据史料记载,鲜卑人早在公元4世纪初,就已对佛教闻而信之。前燕时期,龙城外龙山建有龙翔佛寺,这是史书所载东北地区第一座佛教寺院。中国佛教世上最早西行取经的僧人之一昙无竭便是北燕龙城人。《高僧传》卷三记载,公元420年,昙无竭效法法显,带弟子赴印度取经求法,后携梵本《观世音受记经》乘船回到广州,《大藏经》收有其所译《观世音受记经》,相传他还著有《历国传记》。

我们前往朝阳市东4公里的凤凰山寻访龙翔佛寺旧迹。公元345年,前燕王慕容皝迁都龙城后的第四年,见龙山上有黑白二龙,遂号新宫“和龙宫”,并立龙翔佛寺于龙山之上。眼前山岭依旧,名称却早已不古。刚入山口,有相峙而立的两座山峰。其中一座顶部平缓如屋顶,经过考证,是龙翔佛寺旧址,但昔年皇家寺院的柱廊砖墙已成为今人脚下的寻常砾石。另一个山峰,略为接近顶部的位置,有一排斜斜向上的摩崖佛龛,数量约有数十。这些佛龛,三燕时期开始开凿,经过北魏,到隋唐仍被用来安葬僧人骨灰。可以想象,在几百年的漫长光阴里,这个山口应该是峰峦横黛、暮鼓晨钟、信众如织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朝阳凤凰山摩云塔

辽代契丹统治者信仰佛教,直接推动中国北方佛教臻于极盛。时为兴中府、霸州治所的朝阳,至今仍存有15座辽塔,让人一窥当年佛教的盛况。辽代在凤凰山兴建了大量寺塔,包括世宗天授皇帝公元947年在山顶敕建的华严寺(上寺)以及凌宵塔,可惜今已不存。今天的凤凰山仍是东北佛教名山,顺着蜿蜒山路,有延寿寺、天庆寺、云接寺、摩云塔等始建于辽的寺塔。延寿寺俗称下寺,位于海拔500米处山崖下,是凤凰山上现存规模最大的一组古建筑群。天庆寺俗称小西寺,位于延寿寺西南山坡峭壁之上,寺前寺后,千年古柏郁郁苍苍。云接寺俗称中寺,位于主峰东坡,地势险峻奇特,将辽代的塔与清朝的寺融为一体。山路拐弯,土黄色的摩云塔冲寺墙中突起,蓝天白云游走四际,秋风袭来,辽代铜风铎发出的悦耳的声响。摩云塔是现存著名辽塔之一,高37米,为方形实心密檐式十三级砖塔。塔身四面为砖雕佛像,顶有华盖,侧有飞天,下为马、象、孔雀和金翅鸟。佛像两侧,各雕灵塔俩座,塔檐部分还镶嵌有辽代铜镜104块。2006年,云接寺及摩云塔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公元436年,北魏灭北燕,在龙城(今朝阳市老城区)置营州。经过太武灭佛的挫折,北魏佛教从文成帝时开始复兴,到孝文帝时达于鼎盛。文成帝皇后冯氏笃信佛教,孝文帝太和年间(公元485年),她在三燕龙城“和龙宫”旧址上立“思燕佛图”,为祖父北燕王冯弘祈祷冥福。这座土木结构楼阁式塔,便是今天朝阳北塔的前身。隋文帝仁寿二年(公元602年),在全国53州分舍利建塔,其中包括营州。于是在毁于火灾的“思燕佛图”塔基上重建了方形空心密檐式十五级砖塔安奉舍利,称为宝安寺塔。唐玄宗天宝年间,营州军民僧众又对宝安寺塔进行了修缮,并在塔檐间施以彩绘。辽初和辽重熙十三年(公元1044年),对宝安寺塔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维修,并将其更名为延昌寺塔,也就是今天世人所见的朝阳北塔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朝阳北塔夜景

我们来到朝阳双塔街。放眼远眺,南北各有一座典型辽塔。200410月,在南塔下偶然发现一处“石宫”,内有“佛舍利铭记”碑,其上记载“大契丹国霸州居第东南上兴塔庙下置石宫,葬释迦佛舍利一尊、定光佛舍利一十八粒”,时为辽统和二年(公元984年)。在彩绘舍利石石函内,考古人员发现了玻璃舍利瓶、鎏金银棺、银碗、钥匙、鎏金银菩提树、鎏金众僧像和浮雕佛像白瓷钵等珍贵文物。后经清理,已发现舍利十余粒,与“佛舍利铭记”碑上的记载相符,可谓弥足珍贵。

距南塔约300米,空旷广场上豁然直立的则是闻名遐迩的朝阳北塔。北塔有“五世同堂”之誉,以三燕宫殿夯土台基为地基,北魏“思燕佛图”为台基,隋唐砖塔为内核,辽代为外表。眼前的北塔为方形空心密檐式十三级砖塔,高42.6米,由夯土为台基、砖台座、须弥座、塔身、刹顶组成。下午四五点的阳光投射到灰褐色塔身上,那些漫漶斑驳的砖雕:四方佛、八灵塔、飞天布满整个塔身,虽然在岁月的风尘中线条尽失、沟壑难掩,却还是美的让人怅然若失。更大的震撼来自塔底,各时代遗构层层叠叠、累积相加。“和龙宫”巨大的柱础石上,是“思燕佛图”结实的夯土; 夯土缝隙间,可以一窥隋唐塔件的原物;稍小的唐砖之外,是满壁方大的辽砖;地宫内居然还保存着一通5米多高的辽代砂岩经幢,刻满精美经咒和佛、菩萨像。手指所触,目光所及,可以说已历经了千年。1988年,北塔辽代天宫的考古发现轰动海内外,数千件奇珍异宝重现天日。其中包括仁寿年间隋文帝所分舍利,同事出土的辽代题记砖记载:“所有安宝法师,奉隋文帝敕葬舍利。”走进北塔博物馆可以看到鎏金银塔、金银经塔和伊斯兰素面、玻璃执壶等三件国宝。全世界现存唯一的一件佛宝盖实物,由金、银、水晶、珍珠、玛瑙、琥珀、玻璃、珊瑚、等佛家“七宝”物穿缀而成,灯光照射下晶莹璀璨,让人联想起莫高窟唐代法华经变中对佛宝盖中的描画。盛装舍利的木胎银棺、今舍利塔、今玛瑙舍利罐,精美绝伦。此外馆内还收藏有从天宫出土的各类金银器、水晶器、玉石器和原塔保存的大量柱础、刻石。漫步在这里,仿佛置身于辽代的朝阳,延昌寺塔之下,香烟萦绕,善男信女正倾其所有,顶礼膜拜、祈求福佑。

清代,朝阳地区渐成蒙、汉杂居之地。近300年时间里,由于统治者的尊崇,也为了结好蒙古王公,清政府大力提倡藏传佛教。所以,清代朝阳藏传佛教非常盛行,境内遍布大大小小的喇嘛庙,凤凰山也曾是藏传佛教寺院最集中的地方。今日朝阳,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主要有惠宁寺、万祥寺和佑顺寺。


朝阳佑顺寺牌楼

惠宁寺俗称下府喇嘛庙,位于朝阳市北票下府蒙古族乡。据寺内蒙文碑记载,由成吉思汗后代温布朝和日于清初创建,乾隆二十一年(公元1756年),乾隆帝赐命惠宁寺。此后,多次维修、改建,盛时住有喇嘛上千人,殿内佛像无数,有“万佛仓”之称。寺院现存建筑16座,共170余间,为东北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之一。

万祥寺位于朝阳市凌源宋杖子镇,始建于乾隆三年(公元1738年),是乾隆帝御批修建的一座集藏、汉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寺院。寺院随山就势,自下而上沿中轴线修建。乾隆八年(公元1743年),乾隆帝东巡盛京时曾驻跸于此,亲笔御题“万祥寺”之名。

清康熙37年(公元1698年),北京白马寺喇嘛绰尔济卜地到辽西择地建寺,选中了落日余晖下三座古塔(朝阳东、南、北塔)旁的一块空地,经康熙帝批准,次年动工,8年后竣工,并由康熙帝赐名“佑顺寺”。从南、北二塔往东,很快就来到佑顺寺。站于寺门,南北二塔影影绰绰,入景入画,和寺院交相辉映。寺前立有牌坊,上悬康熙帝亲笔所题匾额。寺院按中轴线对称分布,占地一万多平方米,建筑面积3800平方米,前后共五进院落。据史料记载,鼎盛之时,佑顺寺曾住有喇嘛300多名,藏经阁藏有珍贵经卷400多部。每年农历六月十五佑顺寺庙会,香客商贾云集,鼓乐震天,经声佛号,为一时之盛。

冬之将至的十一月,我们踏上朝阳这片土地,在世事变迁之后找寻汤用彤先生笔下“北方佛法三宝兴隆之地”。白云千载,西风残照,古营州的号角狼烟早已化作历史的烟尘。倒是那些悠悠屹立的寺塔,散落在城市的楼宇间,让人惊鸿一瞥之际,凭想朝阳这个东北佛教胜地曾有的青烟袅袅、祈祷喃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原载《中国宗教》200612期 作者 杨军)

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
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
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
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